玛丽羊

醉酒【殇妍】

本来发在微博,结果阅读量只有我一个……限流简直可怕

接战祸邪神2。没有任何剧情和逻辑,是基于“要是两人就这样甜甜地告白了就好了呢呵呵呵但是编剧不会让他们好过那就让我来吧”的心理,写了个小甜饼(?)。

--------------------------------------------------------------------------------------------------------------------------------------------------------

步军殇第二次摆脱了御少流的纠缠,心情沉重地往住处走。

 

按理说这时候,他的冤屈被平复,又继任兽王之位,虽然大环境还是危机四伏,对他来讲却已经是局势非常光明的时刻了。但他这段时间总是颇为烦躁。无论是碧雪妍的无理取闹,还是御少流的咄咄逼人,都令他非常头疼。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两人身居一脉的接班人之位,在精灵天下遭遇存亡危及的时候,还这么闲散,一个成天吃吃喝喝,一个成天雪妹结婚。当真是从小被娇惯的孩子,和他这种被抛弃的庶子不同,心性总是很天真的。

 

对了,他们才是一类人。步军殇想到这里,脚步猛地一滞,胸口的莫名情绪强烈地涌动起来,周身斗气竟是自发而出,惊起一片飞鸟。等到四周重新静下来的时候,他抬眼一望,万物俱寂,暮霭四合,这条回家的路上,只有他一个人的影子。

 

这一刻他突然抑制不住地想念战场的日子,虽然残酷无情,但那里有敌手,有下属,而他只需要冲锋陷阵,浴血厮杀,从来没有那么多叽叽歪歪的情绪。一旦让他停下战斗,他就会清楚地发现,从童年被欺凌,到被陷害封印,在这无边无际的灰暗日子里,他始终是一个人。

 

“喂,臭男人,你在发什么愣呢”在他陷入思绪不可自拔的时候,一个娇俏的声音让他瞬间清醒。他循声望去,看见碧雪妍不知为何从旁边的小树丛里钻出来,歪歪扭扭地向他扑过来。

 

他一个愣神,就将她接了个满怀。然后他低头一看,怀里的人一身酒气,衣冠不整,面若桃花地打着酒嗝。

 

她喝酒了。往常她虽然好吃,但从来不喝酒,因为身为灵捕要时刻保持高度的警觉性和机动性,否则早让嫌疑犯给跑了。而这一次她竟然喝得这么醉,是因为要和御少流结婚了高兴的?还是说根本就是和御少流喝酒才搞成这幅样子?步军殇不着边际地猜测着,因为自己某些不可描述的猜测黑了脸。

 

“嗨哟,往常还没仔细瞧瞧”她在他臂弯里挣扎着伸出手,往他脸上一阵乱摸“咱们天湖战神这小脸蛋长得真不错啊,原来天天带着面罩真浪费。”

 

见她醉成这样,还用一种流氓的语气调戏他,脸已经黑成锅底的步军殇扯住她的胳膊,想把她捋直了站住,“你醒醒”。

 

可是醉到这种程度的人,连抽十个耳刮子都没用,别说他这生硬而无力的三个字了。碧雪妍像是某种软体动物一样,扭了扭又重新窝回他的胸前,还蹭了蹭舒服地哼唧了一声。

 

这之后,无论步军殇怎么掰扯她(当然连千分之一的力气也没用着),怎么用(不超过七个字)的语言叫唤她,她就像落了巢一般,一动也不动地黏在他身上。

 

无力感,彻头彻尾的无力感。从甫一认识碧雪妍,他就经常感觉到这种感情。不是因为战斗力或者情势什么的,单纯是拿她没办法。想他堂堂天湖战神,没刀的时候正面硬干夜叉枭王也丝毫不虚,落到这小姑娘手里竟是没丝毫办法,真是丢兽脉的脸。

 

见扯不下碧雪妍,他只好变了下姿势,右手支住她的背,左手勾住她的膝盖,轻轻松松地将她抱起来,抬脚往屋子走去。他也想过把她带去神晖主那,可是她这一身酒气又衣冠不整,他实在解释不好,很可能弄巧成拙。

 

她在他臂弯里的时候,安静而绵软,轻巧得像是块随时会飞走的云朵,他都不敢相信这是那个成天追着他喊他臭男人的泼辣小姑娘。像是害怕她飞走似的,步军殇的手紧了紧。

 

总算把她稳妥地安置在了他床上,下一个问题出来了,怎么办。他姑且还是明白让一个女孩子这样一身酒气地就睡了不太好,但是他一个大男人也不能帮她换衣服擦洗什么的啊。

 

正犯愁着,本来安稳躺着的碧雪妍突然蹭地弹起来,把他吓了一跳。他转头望去,只见碧雪妍正目光灼灼地盯着他,丝毫不像是喝醉了的人。

 

“你……”他不清楚什么情况,正要发声问,突然听她开口了。

 

“步军殇,我喜欢你。”

 

一瞬间,他的大脑都没能理解这几个字。他的眼里只印着她的身影:本来束起的金发披散在身上,脸颊嫣红,领口大敞,整个人散发着平时没有的娇艳气息;但她微颤的双手和清朗的蓝眸却告诉他,她是认真的。

 

他的双唇无声地开合了几下,最后垂下眸,捏紧拳头说道“你醉了”。

 

碧雪妍看着他的态度,朗声说道:“你平日是个臭男人,是个软饭男,如今竟成了胆小鬼了吗。”

 

这一声诘问硬生生劈进了他的心里。究其根本,他不愿面对御少流的问题,是在逃避这个问题。他清楚自己不愿意碧雪妍去到御少流的身边,可是既不敢面对自己的心情,更不感探究她的想法。他怕一切只是自己的绮念。可是如今碧雪妍真和他说了这话,他又不敢相信了,他不知道这是小姑娘的醉酒后的冲动,还是从一开始就是她心血来潮的玩乐。

 

他什么都不明白。战场上的他所向无敌,但在情这一字上他看不破,也不愿想。是的,他是个彻头彻尾的逃兵。

 

“确实”他闭了闭眼,不敢去看她的表情。

 

但碧雪妍没哭也没闹,她从床上猛地蹿了下来,勾住他的脖子一蹦,对准他的嘴啪叽一下。他心绪烦乱,被这么猛地一扑,竟然被推到在地。他就这么仰躺着望向坐在自己身上的小姑娘。

 

“我就知道你这个胆小鬼会这么说,好在本姑娘心胸宽广,不和你计较”碧雪妍凑近他的脸“我最讨厌磨磨唧唧的,我喜欢你就是喜欢你,哪怕你不喜欢我,大不了我就再追着你跑咯。”

 

凑近了才知道她真得是醉着的,估计是借着酒劲才说了这么一通吧。步军殇看着小姑娘骑在自己身上,揪着自己的衣领,一副不答应就要同归于尽的架势,突然露出了非常细微的,有些无奈的笑容。

 

他怎么忘记了呢,她就是这样的性格啊。从初遇开始一路紧随他,各种掉陷阱和翻山越岭都不放弃。她曾经在母亲坟前陪了他三天三夜,为了他挡在神晖主面前,也曾经不声不响地召集兽脉剩余部族,还让人整理了母亲的坟墓。倘若不是她这缠人的陪伴,刚刚突破封印,满心黑暗的他,还不知会走向什么样的道路。

 

看到这样的她,他好像突然也生出了勇气。在他这一辈子里,从来没有主动索取过什么,但这一次,他想抓紧她。

 

他握住她的手,语气里有些难得的轻松和戏谑:“那可不能后悔了。”

 

碧雪妍看着他一张平素苦大仇深的脸,露出些微的笑意柔化了冷硬的线条,竟有点春回大地的意思。小姑娘自认抵抗力不差,但当下还是被男色迷了眼,呆住了。

 

步军殇见她不说话,还以为她真在认真思考,赶紧又沉声说道:“后悔也没用了。”

 

“后啥悔啊”她两眼发亮地揪着他的领子“不过那啥,你刚才那表情可不能让外人瞧了去,尤其是那个狩宇一脉的姑娘。”

 

他觉得她这飞醋吃得好笑,但还是认真地点了点头。

 

她得了承诺,便满心欢喜地扒住他的胸口,沉沉的睡了过去。那姿势,就像是扒住她最爱吃的一块红烧大蹄髈,谁也不能动了。

 

他便躺在地上搂着她,也没动弹。他想到了御少流的调笑,想到了圣脉之主的考验,想到了神晖主的冷脸,还有精灵天下未稳定的局势,外头虎视眈眈的八部众。但这些念头都只是一闪而过。

 

现在就够了,他想。虽然外边还有这么多纷扰,至少此刻他不是孤身一人。余下的,等醒来再想吧。

 

他小心翼翼地调整了下姿势垫在她身下,让她不要接触到地面。然后,便也心满意足地搂着小姑娘睡去了。


评论(8)

热度(28)

  1. 芙蓉秋醉心之翼玛丽羊 转载了此文字
    甜齁!